口述︰一個女孩的坎坷“性愛史”

20歲時,由於對文學的狂熱,糊裡糊塗地愛上了一個比我大一輩的小報主編,他叫杭。開始時純粹是柏拉圖式的精神戀愛,對於男女之事還未開蒙。杭則不同,他有一個成熟男人的魅力,第一次見面,我就動了情……

 Img250555354.jpg

我的第一個男人

  女孩子和中年男人交往是危險的,我還未意識到這種危險就懵懵懂懂地把自己交給了杭。還記得第一次,鑽心的疼,以致幾次把他踢開,他在激動莫名的情緒下泄了氣。可是,我的那滴紅,讓他創作激情勃發,很久未寫詩的他,當夜創作了一長官詩。我感動得神魂顛倒。

  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不可遏止。每次他都很滿足,他的滿足使我感到更深的福祉。

  我知道我們一定長不了,但我無法自拔。
 獨處時我常會偷偷地哭,恨他入骨,可一旦他出現下我面前,我又會滿懷柔情地待他,盡量給他最大的滿足。

  就這樣過了4年,覺得特別累,做賊一樣的感覺。為的是什麼?那年耶誕節前,我籌備著我們的相識紀念日,想著從此悄然離去。一個噩耗傳來,杭去平頂山出差,不幸車禍身亡。

  我不相信這是真的,第一次斗膽打電話給他的夫人,她的哭泣證實了這個不幸。不知道怎么掛電話的,兩眼黑黑地在房間裡一直坐到天明。

  嫁了個沒有性能力的男人

  我決定不再嫁人。到了26歲,頂不住母親的淚眼與哀求,於是天真地想,找個沒有性能力的,至少這算不得背叛杭。

  從征婚啟事中覓到了一個姓楊的,各方麵條件都合適。於是我們走到了一起,沒有任何條件,我只對他說了一句︰“別問從前,別問為什麼。我們彼此尊重。”

  就這樣不咸不淡地開始了。母親對楊頗為滿意,催著我們擺喜酒。相識不到半年,我們就成了合法的夫妻。

  起初我們挺融洽,楊表現不錯,我也很體貼他。商量著以後領個孩子,就說是我沒有生育能力,楊很感動。

  是夫妻總有些肌膚之親,楊動情起來也很磨人,有時性欲被他喚起,特別難受,他呼呼大睡過去,我卻要翻來覆去折騰好半天,第二天精神一定不好,於是不想和他過分親熱。楊很不開心,總是用半真半假的語氣說,開始嫌棄我了吧?我一個勁地解釋,但都是徒勞,慢慢地兩人之間有了隔閡。

  瞞著楊,每月一次上杭的墳。每次回來心情總能舒暢些,有時甚至很快樂。楊見了疑竇頓生,可我什麼也不想說。楊終於熬不住了,幾次出言不遜,要我遵守自己的承諾。

  我淡然地說,我沒做對不起你的事,問心無愧。

  可是楊並不相信,漸漸地有些神經質。一起上街,我摸摸頭髮,他會說我騷首弄姿,想勾引人;晚上我愛看電視到深夜,他說我躲著他看色帶……純粹地無理取鬧。有一次楊氣鼓鼓地說︰“我們哪是夫妻,充其量只能算是合約。這樣你干那些見不得人的勾當有了掩護者,而我不被人嘲笑。真是各得其所啊﹗”

  我啼笑皆非,一個生理不健全的人,心理上再有了毛病,十頭牛也拉不回來。

  吵過架,相互道個歉,換作普通夫妻經過一夜溫存也許就會和好如初。可是我們不能,我們開始分床睡。

  盛夏的一個黃昏,楊要我陪他接待幾個重要的客人,為了緩和我們之間的僵局,我爽快地答應了。

  用飯時,有個客人講了個半葷半素的笑話,我忍不住笑,笑得渾身發顫。楊臉漲得紫紅,他在桌下狠狠地踩我的腳,他越是踩我笑得越凶。

  回到家,楊和我大吵一頓,對我說︰“滾出我的房子﹗”我二話不說,當夜就離開了這個有些溫度有些酸朽的“家”。


咨詢員康的到來

  同年,我的姨妹也離了婚,原因是姨妹夫“野狼一般狠,我被折騰得實在受不了”。我們的經歷是多么不同,而結局卻一樣。兩個同病相憐的人坐在一起,常常感慨︰結婚是人生的自虐,獨身會少許多煩惱。

  我開始關緊自己的心扉。稍有男人表示好感,我就慌張地逃開,或者表現得相當惡劣,把他們嚇退。一個人清靜是清靜了,但很孤獨,有過性體驗的我有時會產生無名的煩躁,我學會了借酒消愁。

  女友潔勸我去看看心理醫生,人生路漫漫,真要一個人過,太不現實了。
 她自作主張,給我找了個咨詢員康,上門服務。據說康曾經有一個福祉的家,妻子兩年前病逝。我對他並不合作,他問什麼我都有一搭沒一搭地應付,潔急得直捅我。

  康認真地看看我︰“小姐,你如果想蹧蹋自己,就別再浪費我的時間。”

  激將法把我逼得一跳三丈高︰“我比誰都正常,你請吧。”

  康不再給我延醫,卻隔三差五地來找我,總有他的藉口。漸漸地我察覺了他的目的,於是開門見山︰“我對婚姻失望透頂。我不想當劊子手,你好自為之”。

  包裹的繭露出了口子,康開始對症下藥。經過多少次唇槍舌劍,我們的心慢慢靠近了。潔不失時機地向我羅列康的一大堆好處,並勸我,有些機會錯過了會後悔一輩子。

  我當然不想一錯再錯,但我需要真誠的感情。於是我把對杭的守節、對楊的荒謬通通告訴了康,康從不顯出厭煩,而是從心理學的角度解釋我的荒唐行為的原因。

  靈與肉的昇華

  經過一番傾訴,杭在我心底的影子越來越淡,聽從康的勸告,我不再上杭的墳。一切都是過去,既然活著,就要活得光鮮明麗,自己做個牢囚住自己,類同行尸走肉。康的分析精辟入理,我照單全收。

  與康相戀,這或許才稱得上我的第一次戀愛。在康眼裡,我美若天仙;而康,則是我的快樂之源。有了這樣的感情基礎,做任何事都是那樣自然。康不僅是個優秀的心理醫生,還有很豐富的知識。在他的調教下,我體驗到了地表在身下裂開的感覺;有他的啟發,我主動承歡不再覺得不要臉……

  康有6歲的女兒,最會拍馬屁,總說,阿姨比媽媽還好,原因很簡單,我會津津有味地跟她玩所有小女孩會陶醉的遊戲。有了康,一切都變得積極而有意義。

  如今我們結婚快5年了,可是我們始終像在新婚之中。每次康富有意味地把那盞桔黃色的壁燈亮起時我就知道今晚又是個銷魂之夜,我會早早地準備,向他展示女性的全部魅力。真的,做愛是一門藝術,它需要雙方的鼎力合作,是夫妻靈與肉的昇華。用康的話說,沒有感情的做愛只能叫性交,是獸性的。

  回首這些年的坎坷,不知道能否用一句話代替︰愛和性的完善結合,需要健康的心理和生理。像我和杭,我們有愛,也有性,但我們沒有婚姻,心理上已經感覺不健康;而我和楊雖然有婚姻,但沒有性,缺少性愛的婚姻是在風雨中飄搖的一葉小舟,一旦風狂雨驟,即會顛覆。當然有些人特別高尚,能忍住人生最普通的生理需求,對這樣的人,我們只有深深致敬。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呆小華 的頭像
呆小華

呆呆華的窩!

呆小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